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教育频道 >> 名校名师

“太行新愚公”李保国:身后恩泽惠太行

长城网 作者: 2016-11-22 09:01:00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他本是象牙塔里的教授、博导,却一心要把论文写在广阔的大地和山川上;他是“太行新愚公”,是农民眼里的“恩人”“科技财神”,35年来扎根太行山,带动10万多农民脱贫致富。35年来,太行山绿了,李保国黑了;农民的腰包鼓了,李保国却累倒了。

  人物心声:

  在农民面前,李保国没有一点架子,自己倒像个地道的农民。他说,“把我打扮成上讲堂的教授模样,我咋和农民打交道?”

  “农民讲究眼见为实。要让农民接受新技术,必须先做给他们看,再带着他们干。”李保国深知,只有走到农民身边,走到田间地头,才能知晓如何把技术“放”进农民的心窝里。

  农民眼里:

  满身尘土的“农民教授”

  李保国的手机里,有近900个电话号码,其中三四百个号码都是农民的电话。这些号码的名称都是“井陉核桃”“曲阳核桃”“栾城杨核桃”“平山西北焦核桃”“平山苹果”……为什么有这些奇怪的名字呢?

  “这些都是不同地方的农民打电话来咨询事情,又没说清楚他们的姓名,我就这么先存起来,方便随时指导。”李保国生前曾这样解释。

  农民出身的李保国,在教授技术时,从来没有架子,在果农的眼中,他更像一个地道的农民。“说的都是我们能听懂的。”对于农民们来说,大学课堂上那些术语、专业名词无异于天书,再正确他们也听不懂。而李保国早就为他们考虑到了这一点,把专业的术语简化提炼成顺口溜,这是他多年来行走山间和农民打交道总结的经验。

  教农民疏花,他说得很形象:一棵果树所供给的营养有一定的限量,打个比方,10个馒头10个人吃,一人只能吃一个,谁也吃不饱。如果10个馒头5个人吃,一个人就能吃两个,大家都能吃得饱。教农民剪枝,他总结成口诀:“去掉直立条,不留扇子面”“见枝拉下垂,去枝就留橛”。讲修剪技术,李保国只教大家认识两种枝,一种是“结果枝”,一种是“不结果枝”,讲完,乡亲们感叹:“原来这么简单!”

  要和农民打交道,就要有一个农民的样子,了解他们的想法。多年在山沟地头行走,李保国穿着从来不讲究,两脚都是泥,身上一层土,衣服让树枝划破口子也不让人换。“把我打扮成上讲堂的教授模样,我咋和农民打交道?”李保国深知,要想推广新技术,首先得让农民认可他这个人,否则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

  对于新技术、新品种,农民有着朴素的智慧和认知:“不看广告,看成效”。李保国也摸准了农民的这个心理。“农民讲究眼见为实。要让农民接受新技术,必须先做给他们看,再带着他们干。”2007年,他对苹果修剪技术进行更新,农民对此还摸不准,他便在内丘县岗底村村民安小三家的一棵苹果树上做了个试验。一根两米多长的枝条次年结了76个大苹果,这下乡亲们立马有了主心骨。

  35年来,李保国足迹遍布太行山,打造了“富岗”“绿岭”等知名农产品品牌,带动10万多农民群众脱贫致富。李保国去世以后,临城、内丘、平山、阜平、唐县等地的农民自发在村里设置灵堂为他守灵。

  为什么他让无数农民如此信赖、如此推崇?在这里,我们找到了答案。

  学生眼里:

  作为师者甘为人梯

  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”李保国生前扎根山区、服务农民的同时,也深知个人力量的单薄。“要让更多的学生成长为服务‘三农’的有用人才”是李保国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  李保国深知,只有走到农民身边,走到田间地头,教学才会有的放矢,才能知晓如何把技术“放”进农民的心窝里。30多年来,李保国先后完成了国家级和省级课题28项,他的学生很多都被他“下放”到农田山间,把技术真正与实践相结合。一大批学生跟随李保国,走上了“太行山道路”。

  汤轶伟是李保国的研究生,在李保国的指导下,他经过上千次实验,颠覆了冬季修剪的传统做法,将剪枝时间确定在春季发芽前的20天以内,避免了因剪枝时间不当造成营养流失的问题。这一创新成果在之后被写进了教科书。

  在李保国的影响和启迪下,“到一线去实践”的理念也深深扎根在他的学生们心中。“男生女生都一样,将来搞科研要想出成果、让农民信服,先得学会吃苦,不分男生女生。”学生施丽丽至今仍记得老师跟她说的这句话。忆及李保国老师的教学风格时,施丽丽说,她们那一届,李老师带的4个研究生都是女生。夏天,李保国把她们带到临城绿岭学嫁接,苗只有十厘米高,要趴在地上一株株嫁接。“别的老师看是女生,可能就不让干这些了,但李老师却对我们的要求更高。”

  “保国深深懂得实践对科研和教学的重要性。”李保国的大学同学、河北农大校长王志刚这样对记者说。

  从培养农林人才的目标出发,作为博导的李保国从来不遗余力。河北农大林学院党委书记卢振启回忆,李保国虽然是博导,但一直都带着本科生的课。“我说你实在忙不过来就象征性地上几次课。他坚决不同意,说要从本科阶段开始引导,使学生热爱农林专业。”

  30多年来,李保国带出了60多名博士及硕士研究生,为数千名本科生上过课。30多年来,李保国从来没有一次因为自己的原因,给学生调过一次课。

  家人眼里:

  一个几乎不着家的男人

  生前,一年360多天,李保国有200多天奔波在山间,为农民服务,剩下的100多天,几乎全部用在了课堂上。这里面,几乎看不到他为家人安排的时间。

  李保国的助理张雪梅回忆,某一个周六,她在学校加班,下午5点多看到了李保国。因为知道当时李保国在邢台有任务正出差,所以乍见之下感觉诧异。“我刚从邢台赶回来,我要给本科生上课。”李保国表示。课表上,课程是在下午6点。上完课,李保国没顾得上吃饭,坐高铁又去了邢台。

  李保国有三个家,一个是世俗意义上的,在河北农大家属院;一个是临时的,在几个主要帮扶基地;一个是流动的,在他那辆越野车上。而多年的奔波,真正意义上的家已经变成了临时的休憩场所。

  在去世前的4个多月时间里,李保国在家的时间总共不到10天。“因为工作太忙,没有晚上8点以前吃过晚饭。吃完饭,他就忙着打电话安排事,或者看学生的论文。”李保国的妻子郭素萍这样对记者说。好在郭素萍也曾是课题组的主要成员,是李保国工作上的搭档,夫妻还有在一起的时间。

  2002年,一件小事让李保国的年纪尚幼的儿子李东奇觉得父亲“太偏心”。当时,为了方便学生顾玉红写毕业论文,李保国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借给她用。而当时笔记本电脑还不普及,李东奇当时还小,想玩电脑,对此还挺有意见,觉得爸爸“太偏心”了。

  在李保国的日记本最后一页,记录着这样的行程:4月3日,上午改苹果核桃验收材料,下午到南和基地。4月4日,到南和取50公斤树莓回保定。4月6日,上午报苗费,下午到顺平。4月7日,上午到顺平浦兴宾馆参加省山区规划研讨,下午回保定。4月8日,上午做苹果验收换灯,下午与同事到石家庄。4月9日上午到北方大厦参会。

 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。4月10日,李保国永远离开了他的家人、他的学生、和他深爱的这片土地。

来源: 燕赵都市报

关键词:太行新愚公,李保国,河北农业大学

责任编辑:赵君华